今天的kp也没有好好开团

fgo/coc trpg/fsf/事件簿
埃尔梅罗二世中心/b杰克弗拉特

【同人/RE0/昴奥】

各位好,这里是新人柏沉昼,打算为昴奥tag做一些贡献……!

请看好预警再往下看,踩到雷也希望不要被挂到雷文墙,万分感激!!!


 *大概是昴攻群的群作业,题目是人偶,擦边球(。
*大概是傲慢线,大概,大概(。
*昴奥,真的是昴奥,实际上不怎么看得出cp向(。很努力想把攻受写得明确一些但是(。有一种要被踢出群的预感(。
*ooc,ooc,ooc
*接受除文笔之外一切批评
*因为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于是烂尾
*角色死亡
*部分人物对话来自原文翻译




菜月昴过于熟悉将死的过程却无法对疼痛习以为常,他舔舐着流到唇边的液体,铁锈味糅杂着雨水与生理泪水的味道瞬间充斥口腔。血液带来的温暖逐渐被滂沱大雨稀释,甘霖嘉澍原是七色奇景出现的媒介,奈何如今流云合璧不滤一丝光线犹如沉重的幕布阻绝了小丑的哭泣与观众的欢笑,作为道具的玫瑰也失了观赏的作用,轻灵柔软的花瓣覆上裸露于空气的神经末梢,如凌迟酷刑般引得一阵颤栗。偏偏此时菜月昴的思维清晰如常甚至能将各部位疼痛程度排序,他所盼望的绞刑架如约而至,刽子手的刀刃却因由磨损从而无法一刀毙命,身体与头部始终被一层皮相连,无奈只好系上丝巾找出苹果端坐等待即将化为鸟儿的妹妹的轻柔触碰使心脏停跳。菜月昴默数逐渐加快的心率以转移注意,雨声与心跳声组成了拥有奇妙和谐感的乐曲,这很容易让他想起魔女教教徒晨祷的场景,他们挤在无光的教堂中歌颂盘踞于动脉的蛇蝎,他们重复誓言时宛若野兽们毫无规律的咆哮,正因如此却营造了独特的狂热节奏。

与此同时规律打破了随性,依照鼓点的演奏是混沌会场的焦点,菜月昴听见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雨水被尼龙布料隔绝时他稍显费力地微微抬起头,来人俯下身让菜月昴得以直视他的双眼。他一如既往身着黑色的西装与伞一同融入暮色,对方似乎依旧严守着商人应有的礼仪,然而此时以一尘不染的外表出现在狼狈难堪的菜月昴面前几乎是一种羞辱。那只骨节分明的右手握着伞柄关节处微微泛白,若非因长期握笔而形成的茧这个器官不用剥去外皮也能成为教堂外墙抑或高脚杯。菜月昴比来者本人更加清楚他行至此地的目的,他们之间的交易不仅包括妥善处理恶战后的尸体,优厚薪酬的更大部分是编造合理的、足以让艾米莉亚受益的死因。

菜月昴偶尔也会好奇倘若自己真的死亡那具尸骸将被如何处理,被记忆与策谋填满的脑中殿堂的角落遗留着罅隙,被自然光照亮的空旷处有时上演一出闹剧。有一日他梦见自己死去,如此幸福的结局让他几欲落泪,他会死在熔金落日之下周身被瑰丽的光线笼罩仿若被以玫瑰为原料荆棘为十字架燃起的审判之火温柔地抚慰。有一个不知名的人走近投下了阴影,菜月昴的灵魂闻见了尸胺的气息,接下来的场景与其说是葬礼不如称作解剖更加恰当,那层人偶般的外皮被熟稔的技巧剥落漏出的却并非结缔组织与已然粘稠的血液,透明晶莹仿若雨丝却尤为柔韧的丝线填充了精致外壳与骨架之间的空隙。顺着色彩逐渐加深的人偶戏剧中常用的丝线足以一睹菜月昴这数年、这十数年的人生轨迹,也无非是操纵导演他人的人生,同时被操纵导演无法挣脱现有的既定命运。

即将与周遭尸骸无异的司教率先开了口,自傲狂妄的言语被时间磨去后便只剩下自嘲:“我曾让你处理了那么多亡者,最后也将成为被篡改的真相之中的一环吗。”雨珠沿着伞柄滴落浇灌着作为玫瑰花田的皮肤,流体裹挟着灰尘冰碴般落入血管逆流闯入主动脉,周身已然冰冷却无从找寻心脏,它们这才想起他本已没有心脏。“这是菜月先生的命令也是在下的职责。”那音色几乎与唱诗班的领唱别无二致,声带震动时似蝶翼破茧盛花凋零,比起旅商吟游诗人的职业似乎更加合适,早年间菜月昴还抱有与之成为友人的希望时曾经如是开着玩笑,倘若将这音品比作白玉和氏璧上的微瑕便是隐匿了痛苦的淡漠语气。“还真是羡慕菜月先生,能够先在下一步得到解脱……”他的欧椋鸟在迷宫中行走呓语。

菜月昴并非第一次听见这句话语因此能够辨别轻语中的每一个字眼,他的记忆殿堂贮藏过多事件与细节显然容不下无用的梦境,那黄粱一梦的每一帧图景偏偏一意孤行地留下。如出一辙的句子在猩红的暮色之下被吐露,似是被墨汁浸没渲染的丝线散落一地,常被称作囚笼的肋骨展现出真容。菜月昴知晓这场寻宝活动将以失败的结果告终,但下一秒他看见了奇迹——他看见了自己的心脏,结缔组织的黑色在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它本应有的,如被稀释了的彩虹末端的色彩。他看见悼念者的面容上出现了少见的冘豫神色,妄图触碰珍贵礼物的手在空中堪堪停住仿若被透明的墙阻隔。 如此优柔寡断的决策果然配不上商人这个称谓,菜月昴习惯性挑起唇角露出讥讽意味的笑,却发现所言所思无法传递。为何不接受那个逐渐温热鲜活的器官呢,凋零在绝望泥沼之中的花瓣层层叠叠构建了空洞的宫殿,某一次惊鸿一瞥后清酌烈酒淙淙流淌入心房心室,而后断裂的血管首次流出血液映照着最为璀璨的星海,众星归位却并未带来异教邪神的苏醒与绝对疯狂与欢愉,最为黯淡的星宿发出了以一个扮演丑角的人偶用尽毕生爱意凝结而成的共赴死亡的邀约。

菜月昴未被血液遮掩视线的右眼看见自己的身影落入了那双深蓝色的瞳眸之中,失去高光的瞳孔一如浑浊的深海罪恶的渊薮,洋流之下隐藏着半埋入沙腐蚀生锈的朝向朝阳的航船。卷曲的及肩灰发是教堂神像的阴影与幕前圣女的银发仅有一步之遥的差距,漂亮精致的苍白面容是人偶师最后的完美作品,此时此刻他依旧维系着恰到好处的公式化的微笑,然而其中蕴藏的平静与绝望令这温柔的外貌更加近似于遗像。“不打算救我也至少回答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吧?”菜月昴艰涩地说道,眼前的景象被洗刷而失了辨识度,这个周目的结局大抵会添演几分完满的色彩,“我们……算得上友人吗?”他听见对方刻意嗤笑的声音,话音响起时依旧波澜不惊:“在下和菜月先生之间只有工作与利益的关系,倘若把这当作友情未免太过愚蠢。”言罢他伸出手阖上菜月昴的双眼。坠入冰冷黑暗的死亡深渊之前意识弥留之际,那个本该极尽温柔的声音微微叹息宛若欧椋鸟在迷茫中呓语:

“菜月先生……说不定可以算作友人。”

那是菜月昴最后一次见到他,生死界限的幻境中所被知晓的心声大抵也成了死之商人终末的遗音。我说过我会给予你救赎,得知对方死讯时菜月昴丝毫不带恶意地祝福,欣喜情绪产生的缘由绝不仅仅是计划正一丝不苟地按照他的设想推进。前往最后一役的途中菜月昴经过了刑场,万物化为焦土存夕阳是涣散的瞳孔。戏剧落幕时他的心脏由于触碰化为齑粉,毫不委婉的话语与感情如星尘铁锈蝶翅磷粉散落在空气中。


FIN.


感谢阅读!喜欢的话希望能得到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有不足之处请指出……!

评论
热度(18)